名字什么的随便好了。

【约铠】关于各自的初见

召唤师操作,依旧是自娱自乐的产物。
ooc是我的。

百里守约视角。
“是怎么喜欢上他的?”

听得这个问题,百发百中的狙击手难得一见的打歪了一枪,好在这是在训练场上,百里守约侧头看了看靶心偏左的那个小洞,收了枪。

“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百里守约缓声,擦拭了一下枪,连脸上温柔的笑都加深了几分。

“那个时候阿铠刚来,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战场上。”

具体来说是在战况惨烈的时候见面的,甚至只能说是百里守约单方面“看见”了异乡战士。

该怎么说呢,百里守约放下枪,视线略过召唤师的脸,在看到里面满满的好奇之后无奈的笑了笑。

“只是看到了他一眼而已。”

是啊,在漫无边际的黑云下,身上裹着奇特甲胄的战士攀越城墙落在身侧,像是从魔力中诞生般散成蓝色的光点,近在咫尺的压迫感在下一瞬间带着血味和无法忽视的存在感,恍惚间像是嗅到了某种金属制品,但不管是谁都知道,金属闻起来是没有味道的。这已经不能用嗅觉灵敏来解释了,百里守约从回忆中抽身。

这能怎样叙述给任何人呢,百里守约轻摇了摇头,那一瞬间震慑过后露出异乡人的面孔,飞扬的浅色发丝整洁的像清羽,血迹随着魔铠的消失便像从未存在过那般。

就像一缕闯过回廊的风,来势汹汹带着猎猎作响的声音,却无需回避。
就算这是在战场上,穿过的风千百缕,每一缕风都像刀刮脸,带着边塞独有的沉重和孤寂感。但他终归是不一样的。

“就这样?”召唤师看着百里守约沉思数秒只说出了两句话,愣了一下才询问道。

“就这样。”笑眯了眼睛的狙击手点了点头,转身向厨房走去。

召唤师:“???”

铠视角。

召唤师看到铠的时候他正在整理东西,虽然没出声但战士依旧在召唤师踏进门的一瞬间觉察到了。

从战士的蓝眼睛里读出了疑惑的召唤师莫名其秒慌了手脚,下意识摆正坐姿,顶着战士生人勿近的气场几近支支吾吾的说完了话。

“你是怎么注意上百里守约的?”

战士怔愣了一下,露出了与百里守约无差的思索,

“只是看见了。”低垂脑袋思索片刻,铠缓缓开口,低沉的声线抚开了些回忆的尘埃,就在召唤师以为他要和百里守约一样到此为止了,战士继续说了下去

“那时他在厨房,低着头切东西。”战士的食指动了动,却又极为自然的垂下,松了手虚握了一个持刀的动作。

“光从窗户里透过,撒到他的耳朵上。”战士兀的抬起头来,嘴唇开阖间仿佛要吐出某个词语而又想不起来的样子,

“像一只羊。”空气沉静了三秒钟后,战士突然以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结尾。就在召唤师以为他还能继续说的时候,战士的叙述戛然而止。

“就这样?”
“嗯。”

其实铠没说出口的话断绝于于他还不算熟练掌握的语言技能下。

毕竟他到底该怎么描述那般场景,

百里守约微低脑袋,持刀手下动作不顿,清晨的曦光倾洒到狼的耳朵上,却平添那几分柔和,模糊了魔种和人类的界限,是触手可及的温柔,透出一股安心感。
空气中细小的尘埃定格着,井井有条的厨房里连切割的声音都静下来了,肚子因饥饿而产生的灼烧感一瞬间全乎消失不见。

只留下了浑身都在散发着令人安心之感的百里守约。
他抬起头,带着温柔的微笑,对着明明应该是刚见面的战士柔声。
“……”
说了什么是早已忘记了,但是百里守约,
怎么都不可能忘记的。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