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字什么的随便好了。

【约铠】关于各自的初见

召唤师操作,依旧是自娱自乐的产物。
ooc是我的。

百里守约视角。
“是怎么喜欢上他的?”

听得这个问题,百发百中的狙击手难得一见的打歪了一枪,好在这是在训练场上,百里守约侧头看了看靶心偏左的那个小洞,收了枪。

“是很早以前的事情了。”百里守约缓声,擦拭了一下枪,连脸上温柔的笑都加深了几分。

“那个时候阿铠刚来,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战场上。”

具体来说是在战况惨烈的时候见面的,甚至只能说是百里守约单方面“看见”了异乡战士。

该怎么说呢,百里守约放下枪,视线略过召唤师的脸,在看到里面满满的好奇之后无奈的笑了笑。

“只是看到了他一眼而已。”

是啊,在漫无边际的黑云下,身上裹着奇特甲胄的战士攀越城墙落在身侧,像是从魔力中诞生般散成蓝色的光点,近在咫尺的压迫感在下一瞬间带着血味和无法忽视的存在感,恍惚间像是嗅到了某种金属制品,但不管是谁都知道,金属闻起来是没有味道的。这已经不能用嗅觉灵敏来解释了,百里守约从回忆中抽身。

这能怎样叙述给任何人呢,百里守约轻摇了摇头,那一瞬间震慑过后露出异乡人的面孔,飞扬的浅色发丝整洁的像清羽,血迹随着魔铠的消失便像从未存在过那般。

就像一缕闯过回廊的风,来势汹汹带着猎猎作响的声音,却无需回避。
就算这是在战场上,穿过的风千百缕,每一缕风都像刀刮脸,带着边塞独有的沉重和孤寂感。但他终归是不一样的。

“就这样?”召唤师看着百里守约沉思数秒只说出了两句话,愣了一下才询问道。

“就这样。”笑眯了眼睛的狙击手点了点头,转身向厨房走去。

召唤师:“???”

铠视角。

召唤师看到铠的时候他正在整理东西,虽然没出声但战士依旧在召唤师踏进门的一瞬间觉察到了。

从战士的蓝眼睛里读出了疑惑的召唤师莫名其秒慌了手脚,下意识摆正坐姿,顶着战士生人勿近的气场几近支支吾吾的说完了话。

“你是怎么注意上百里守约的?”

战士怔愣了一下,露出了与百里守约无差的思索,

“只是看见了。”低垂脑袋思索片刻,铠缓缓开口,低沉的声线抚开了些回忆的尘埃,就在召唤师以为他要和百里守约一样到此为止了,战士继续说了下去

“那时他在厨房,低着头切东西。”战士的食指动了动,却又极为自然的垂下,松了手虚握了一个持刀的动作。

“光从窗户里透过,撒到他的耳朵上。”战士兀的抬起头来,嘴唇开阖间仿佛要吐出某个词语而又想不起来的样子,

“像一只羊。”空气沉静了三秒钟后,战士突然以这么一句没头没尾的话结尾。就在召唤师以为他还能继续说的时候,战士的叙述戛然而止。

“就这样?”
“嗯。”

其实铠没说出口的话断绝于于他还不算熟练掌握的语言技能下。

毕竟他到底该怎么描述那般场景,

百里守约微低脑袋,持刀手下动作不顿,清晨的曦光倾洒到狼的耳朵上,却平添那几分柔和,模糊了魔种和人类的界限,是触手可及的温柔,透出一股安心感。
空气中细小的尘埃定格着,井井有条的厨房里连切割的声音都静下来了,肚子因饥饿而产生的灼烧感一瞬间全乎消失不见。

只留下了浑身都在散发着令人安心之感的百里守约。
他抬起头,带着温柔的微笑,对着明明应该是刚见面的战士柔声。
“……”
说了什么是早已忘记了,但是百里守约,
怎么都不可能忘记的。

【约铠】花

我反正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反正娱乐自己。

不嫌弃就看吧。


























     铠低头看着手上的小花,花瓣是清浅的蓝色,不算太过于妖艳却也足够吸引到人的视线。

 

     “或许我是疯了。”

 

      纵使这般想着,铠终是携着这朵花摸到厨房门口,轻放下,甚至不打算敲个门以提醒里面的人接受这来之不易的礼物。

 

       “就让它在那吧。”

 

      “阿铠。”

 

      已快步拐过墙角正打算绕出厨房刻意装作路过的铠却忽的被一个声音喊住。铠不用转身也知道这个声音是谁的,但没来由的,他感觉有些窘迫,转过身去,佯装做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在不知情者看来也确实该是这样。

 

      “早上好,守约。”为了防止对方问倒些不好回答的事情,铠率先开了口。

 

百里守约带着轻松的笑意,当然事实上他每天都带着温柔的笑意,只是今天的看起来似乎格外的真实。挥散心中莫名徒增的喜悦,铠冲百里守约点了点头。

 

       “不来吃早饭么?”作为队里作息十分准时的狙击手兼厨艺高评人士,百里守约照常是要比小队其他人早起大约一个钟头好用来做些十分琐碎但却非常重要的事情,自然,百里守约是自愿的,很会照顾人的狙击手总是十分欣喜的做着这些平凡而又无趣的事情。铠一直十分喜欢百里守约对待小事的态度,严谨而又不过分苛求。总能让人带着出乎意料的安稳,像家一样把厨房治理的井井有条,厨余一时也带着享受的意味。

 

       但是心中莫名的心绪使铠晃了晃手拒绝了狙击手盛情的邀请,百里守约的狼耳朵轻抖了两下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可思议。但他终是没说什么,伸过手去抚落了铠肩膀上不知名的浮尘,百里守约轻挽住了铠的肩膀。

 

        “阿铠,现在还很早。”百里守约这般说道。这是最近才确定下来的称呼,带上阿字却也总显得亲昵很多又不显得赘余,狙击手总是能做出一些很细微的改变却又恰到好处的显露出他想达到的目的来。

 

       在多次无声的抗议惨遭失败后,铠也从称呼他为百里变成了守约。其实也并不是很讨厌这个称呼,铠不知不觉回想到,或许只是觉得这个称呼太亲昵了,就像.....一家人一样。即刻挥散心中的想法,铠后退了几步拉开两人间的距离,辫子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用逃一般的速度离开原地。

 

       “或许我需要砍几个魔种冷静一下。”

       

       与慌张离去的铠不同,事实上百里守约远比铠要想的敏锐得多,静谧之眼在厨房某个不知名的角落藏着,察觉一切进入者的踪迹,但这似乎也不能怪铠,毕竟他刚来曾饿得偷吃厨房东西的时候,百里守约也并未阻止过铠。

 

      

         所以一切似乎都变得理所应当。

 

          

         因为自己做了件微不足道但是出乎意料令人有些难以启齿的事,铠匆匆路过和花木兰打招呼的时候并未注意到对方脸上带着惊讶的憋笑表情和猛然一顿的动作。正和苏烈说些什么的百里玄策似是要爆发出一声大笑,却及时被苏烈捂住了嘴巴,在铠看不见的背后是保持噤声动作的花木兰。

        

 

         诡异的气氛结束在露娜赶来,

 

        “兄长。”露娜轻易地伸手取下别在背后辫子上的东西——一朵蓝色的小花。露娜还未问铠为什么要在头上别朵花,就算这很合适,但自己的兄长显然不是会在辫子上别上花的人。她就感受到了铠明显的低气压,铠垂眸注视着那多小花却像是看着什么令人心碎的东西,露娜一时被铠太过明显的情绪外露梗住甚至想把花别回去,幸好她的理智告诉她要是别回去了才是真的完蛋。

 

 

 

           一个微顿间铠已经自露娜捻过那朵因缺水而有些憔悴,花瓣带上了些萎靡的小花,依旧是沉稳的脚步,掩藏下弥漫开的情愫。

 

 

 

         铠走到厨房门口的时候才感觉不对——谁也不知道这朵花是他本想送给百里守约的,这也只能算是狙击手难得的恶作剧,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对其感到沮丧。脑中思绪浮浮沉沉,铠便直立在门口注视着这朵轻花,像托着一个不可知的梦境。一个失了控的梦境。

 

         

 

         百里守约适时的走了出来,对上明显沮丧了不少的异乡人,他张了张唇还未说出本来的话语随即了然的展颜。铠只当百里守约的笑是为礼貌的拒绝,有些蔫巴了的小花夹在指缝间显得有几分可笑。

 

 

 

     压抑了心里的钝痛,铠开口“这是拒绝么?”百里守约则笑的更开,这回倒像是带上了几分莫名的宠溺。

       铠记得百里守约这个笑容,偶尔小狼崽惹了些小麻烦的时候,百里守约就是这么笑着,然后在百里玄策一脸“哥哥帮我哥哥帮我”的星星眼下做些在铠看来完全是纵容的举动来。

就算温柔做着这些事情的百里守约仿若带了光让人移不开眼,铠也无法解释自己内心沉闷的感觉。“你太宠着他了。”铠也曾有意无意向百里守约提到过这个,而百里守约只是摸了摸白发“因为是玄策啊。”含糊了过去。

 

从回忆里拉了些神回来,铠直视着百里守约的双眼,走近了些距离自己却浑然不觉,他想知道这个答案,就算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拒绝。近在咫尺的温软红玉里充盈着温柔,百里守约指尖蹭过铠的手心拉出了那朵不知何时被铠蹂躏的有些破碎的花,不,现在也只能说是花杆了,他说“阿铠是想表示喜欢么?”铠沉默了一下,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那么,”守约松开了手上的花,手指轻柔的滑过铠的后颈拉近了两人最后的距离“我也是。”

 

一个令人思绪混乱的吻。分开之后铠喘了口气,被一时的喜悦亦或是震惊所充斥的大脑几乎无法思考,支吾了一下也没说出话来。

百里守约轻轻松松的站在那里,落日的余晖撒了些在他背后,没有那般耀眼却能让人移不开眼

“阿铠下次,想送什么呢?”微凉的指尖点上铠的双唇,狼笑了

 

“把你自己送给我吧,好不好?”




意思意思娱乐一下记记:

铠:守约我不是礼物。

百里守约:可是我只是想要你啊阿铠。

【约铠】闲着没事的小段子(极致欧欧西)

         百里守约抖了抖头顶的狼耳,银发的男人细细的帮他掖好被角,月华下冷峻眉眼似镀了光般柔和。

        “阿铠,你不睡么?”百里守约温声道,一个再明显不过的邀请。

       “还有事。”铠顿了顿,习惯没有表情的脸上看不出情绪,他很满意自己“杰作”的点了点头,对百里守约的配合蔓延着一种不明显的欣悦。

          (可今天不是大叔守夜。)百里守约吞下到嘴边的话,看着战士欲言又止的眼神勾起嘴角拉开一个温笑来。

          “还要忙什么事?”看着铠清蓝眼眸里盈满的期待,百里守约顺应他的话茬问出。

         背着光铠眼底似是星芒闪耀,“要把月光织进你的梦里。”百里守约便破了功,他拉着铠的手带进暖和的被窝,吻去铠发丝间映着的月光。

     “现在,月光在我怀里。”黑暗里,白狼无声的溢开一个笑,把异乡的月光,满满的圈在心里。

群宣

#关于群宣(求k)#
(虽然表面说的退语吸圈,但是我抛不下这个群)
这是个不正经的王者大陆,里面十分和谐,可以水聊可以上皮。进群无审{手动加深}欢迎大家来搞事,融入我们这个和谐的大家庭,玛丽苏,玻璃心什么的emmm婉拒吧,半白可以接受哦[这个群日常画风的水聊,哈哈哈与表情包齐飞x所以不用方张,管理都和你们一起疯x]
群里真经管理铠哥在线答疑
人妻守约支持在线点单
温润(bushi)乔公子在线扇风
可取皮皮亮在线煲汤(咳咳…)
以上都是瞎说的,接下来通道
有戏群:299812023
主群:251146498
群里没什么规矩,就是不能串剧组,表情包可以发,但是不能刷屏
管理们很和蔼(比如我bu)然后不知道皮什么的小可爱们可以参考群里的许愿墙
诚邀您和我们一起玩耍(搞事)
如果有正经的朋友要加群,请务必帮我们带起来群戏(我们群戏经常凉...)
占tag真的万分抱歉(九十度鞠躬)